• 吾庐记, 纽约亚洲艺术周

    吾庐记

    纽约亚洲艺术周

    秋萌画廊荣幸地宣布:纽约空间将在亚洲艺术周期间展出群展“吾庐记” 。这个展览主要关注中国书画特有的观看方式,展览上将展出包括立轴、册页、扇面和手卷在内的传统和当代艺术品。

     

    参展的当代艺术家包括秋麦(生于1969年)、邱荣丰(生于1990年)、泰祥洲(生于1968年)、唐可(生于1972年)、王方宇(1913–1997)、王季迁(1907–2003)、王满晟(生于1962年)、 于彭(1955–2014)、张洪(生于1954年)(名字按拼音首字母排序)。在这个展览中,我们邀请参观者近距离观看、触摸艺术品,以此更为完整地呈现观看传统绘画的方式,这包括一个人独自观画的过程,也包括打开手卷、翻阅册页和手持扇子的体验。同时,我们也会邀请一些艺术家在四月到纽约空间来,与参观者茶事小聚。“吾庐记”将于纽约65 East 80th Street举办。

  • 在这次展览上,我们试图建立一个较为私密的空间,让观者、艺术家、作品有更为深入的交流,这个想法受到了传统文人生活方式的启发。自宋以降,文人画家多为官僚或高级知识分子。这不同于将艺术家看作社会边缘人的迷思。在古代,文人画家处于社会网络的核心。他们是国家机构的官僚,是通过科举制选拔的官员或准备科举考试的学者,也是深刻影响文化走向的知识分子。这些身兼多职的文人画家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主题是归隐。归隐最初只是文人对恶劣社会环境的一种反应,魏晋以后,受佛教和道教的影响,归隐寄托了文人对自然的向往和远离尘世、寻求自由的渴望。进取与归隐渐渐成为传统文人画家生活的两大主题。

     

  • 研究中国文学和艺术中归隐主题的学者们发现:归隐并非完全地与世隔绝,归隐者向往的是与同道者达致超越时空限制的、深刻的精神共鸣。除文学、艺术创作外,这种精神连结也通过雅集的方式实现。在雅集上,志同道合的文人聚在一起,饮茶、赋诗、作画、看画。雅集意在与俗世保持一定距离,为思想的交流辟出一方空间。 古代文人的生活中,艺术品较多出现在私人空间或雅集上,很少被长期陈设在公共场所,如立轴就大多被放在木盒中收藏,只在特定时间被拿出来观看。观看册页、手卷和扇面的方式则更侧重私密性。册页是由艺术家或藏家集合成系列的小幅作品。手卷与册页宽度大致类似(大约十英寸),而长度更长(可能超过十英尺)。扇面是装裱在折扇或团扇上的作品。这三类作品通常在桌上展示,不仅需要用眼睛观看,也需要用手触摸。特别是手卷,需要用手一段一段地从右至左展开。这些作品的画幅形式直接影响到了它们的观看方式。

    研究中国文学和艺术中归隐主题的学者们发现:归隐并非完全地与世隔绝,归隐者向往的是与同道者达致超越时空限制的、深刻的精神共鸣。除文学、艺术创作外,这种精神连结也通过雅集的方式实现。在雅集上,志同道合的文人聚在一起,饮茶、赋诗、作画、看画。雅集意在与俗世保持一定距离,为思想的交流辟出一方空间。

     

    古代文人的生活中,艺术品较多出现在私人空间或雅集上,很少被长期陈设在公共场所,如立轴就大多被放在木盒中收藏,只在特定时间被拿出来观看。观看册页、手卷和扇面的方式则更侧重私密性。册页是由艺术家或藏家集合成系列的小幅作品。手卷与册页宽度大致类似(大约十英寸),而长度更长(可能超过十英尺)。扇面是装裱在折扇或团扇上的作品。这三类作品通常在桌上展示,不仅需要用眼睛观看,也需要用手触摸。特别是手卷,需要用手一段一段地从右至左展开。这些作品的画幅形式直接影响到了它们的观看方式。

  • Mansheng Wang, Cool World, 15.8cm x 18cm, Ink and Color on Cardboard, 2009
  • 这次展览中的当代作品是为私人空间创作的。它们既回溯了也重塑了传统的观看方式,而重塑的方式经由新的视觉语言、新的主题、新的媒介、新的空间观念、以及新的对于中国绘画的定义。通过并置传统和当代艺术品,展览试图探讨:当代艺术家如何使用传统的装裱方式,他们如何处理传统的视觉语言和当代的视觉元素,以及当代的观看者如何理解这些作品。简而言之,这个展览是一种探索传统和当代观看方式之间关系的尝试。